三年三月 十里春风

2016-03-12 00:38:05
三年已逝 三月可期
三月不觉间已过了三分之一,突然想起自己来这家单位竟整整三年了,三年说长不长,说短到也不算短。记得自己当初刚来的时候就在心里说:“不管如何,一定要在这里待满三年”,而如今也算是完成了当初的一个小小的承诺。

今天没带饭,小橙子请我们去吃“零二九”的大碗儿面,这家店的生意很好,想要找个座位都要等上好一会儿,不过似乎朝阳门附近的饭馆都挺火的,几乎没有一来就能找到座位的,而但凡有很多的空座,人们便会觉得似乎也许可能他们家的菜做的不怎么样吧,就像丰联底下的那家四川火锅。

好不容易等到了一个座位,却是一个两人的,而我们有四个人,于是计划着两个人先吃,吃完了再换人。小橙子和小娜子刚吃没几口,这时旁边空出来一个四人的位子,当我想去占着的时候,已经有一男一女两个人拿着号牌就要坐下了。

这时,只见小橙子站了起来,双手端着一大碗面,温柔的对那个男生说“咱们换一下行吗?我们四个人坐不下,换一下正好”。那男生扭扭捏捏,面颊微红,支吾着听不清说了什么,只是一个劲的在看那个女生。而那女生在进行了一两秒钟的思想斗争之后,纠结的走开了,心里不知怎么在埋怨那男生呢。

四个人,四大碗面,不分男女胖瘦,个个舔嘴抹唇儿,都吃得干干净净。吃完面后,小娜子似乎意犹未尽,提出想吃个冰淇淋,于是我便也沾了光,吃了一个粉红色的,据说是桃子味。

今天的天气格外的好,天是蓝蓝的,白云似乎是很知趣的藏了起来,看不见一片,只为让太阳尽情的照耀着大地。俗话说“二八月,小阳春”,虽说天气也不能这么一下子就暖和起来,冷天气还是要来的,但是至少今天的天气确实冷暖适中、舒适宜人。好天气自然带来了好心情,不管内心如何的愁绪万千、烦躁压抑,却不想辜负这大好的春色与时光。春光就像是一个十八九岁的美女,似乎能看见她的模样,巧笑倩兮,美目盼兮,她那么的热情奔放,使得每个人都能强烈的感受到春的呼唤。

我们顺着马路,结伴而行,往日坛公园走去,路上遇见各种各样南来北往的行人,每个人都在忙碌着他自己的那个小世界。同伴们也不时的安慰着我,希望我能忘掉种种的不愉快,这也使我倍感欣慰。人生其实也是一段旅程,路上会遇见形形色色的人,我们不必在意那么多人的感受,也不必希望所有的人都能理解你,而只要身边有那么一两个同路人便足以。

于是我想起了大南瓜,她就要远行,去追寻她自己的梦想。她是个有志向的人,如果她是一条鱼,她会尝遍五湖四海每一滴水的味道,如果她是一匹骏马,她会踏遍潘帕斯草原上的每一寸土地。有相聚就有别离,十里长筵终有席散之时,不必感伤,唯有祝福。有幸与她共事三年,这便足以。悠悠岁月,再会是何年,其实已经不是那么重要了,套用沈从文《边城》的最后一句,也许很快,也许永远。

日坛公园里有小山,有树木,有池塘,池塘里的冰大部分都化了,只有靠边上背阴的地方还没有完全化开,能看到未化的冰在阳光的照射下闪着亮光,晶莹剔透,仍然顽强的存在着。小橙子和小娜子在讨论着如果我掉进了池塘,她们怎么搭救我的问题,最后的结论是她们拉不动我,让我自己想办法。我们看到一种树,树枝弯弯曲曲好像被人工盘整过一样,小娜子说是柳树,小橙子说不是,因为旁边的柳树不是这个样子,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树,大概也许是柳树的一个品种吧。

溜达了一圈,心情好了许多,有时候就是需要走出来,离开那个环境,站在更高更远的地方,再回过头来看那些曾经认为很重要的事情,便都不是事情了。只是天性使然,太在乎别人的看法,太在乎自己的言行会不会伤害别人,心太软的人总是不那么容易快乐的,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。

接下来,我要投入到新的工作中去了,过往的三年已被抹去的没有一丝痕迹,而我,期待着这个接下来的春天更加的灿烂,不负如来不负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