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张泛黄的纸片

2016-04-28 23:49:59
不是喜欢孤独,只是不愿意忘记

北京的春天格外的短暂,冬天的寒意刚消退没几天,夏天便要来了。而我的生命也如这春天一般,还未找到乐趣便要迫不及待的老去。


一个人在京漂泊多年,说是追求自由也好,把玩孤独也罢,最终还是要离开的,而真正能与我相伴而行的只有这一箱箱的书了。


其中最珍贵的一本就是箱子底下的那本《倾城之恋》,我已经整整十三年没有看过它,不是不想而是不敢。有些情感,我们从不愿意主动想起,却总是在某个不经意间涌进你的身体,让你热泪盈眶。
我小心翼翼的拿过这本书,用嘴轻轻的吹掉封面上的灰尘,然后用手掌一寸一寸的摩挲着,突然发现书中似乎夹着一张泛黄的小纸片。

十三年前的情景,如一幕幕的电影画面一样,在我的眼前放映着,那么的清晰。
那也是一个暮春的傍晚,杨柳依依,柳絮漫天,下了班的我独自在马路上走着,这时我的手机响了,
“强,下班了吗?一起吃饭吧”,电话里传来熟悉的声音。
“好啊,你在哪里?”,我忐忑的问道
“我也刚下班,你过来找我吧,老地方等你”

我急忙坐上公交车,穿过大半个北京城,来到了阜成门外万通楼底下的那家小吃店。
她静静的坐着,脸色似乎不大好,没有血色的样子,不过她向来都是这样冷冷的、淡淡的,也许是一个月没见她而略显生疏的缘故吧。

“收到我给你发的Email了吗?”,我顾不得害羞,开门见山的问道,因为我觉得既然她又主动约了我来,结果大体应该是好的才对吧。
她看了看我,莞尔一笑,继而转过头望着窗外,没有说什么。

过了一会儿,和往常一样,她聊起了她的工作,又碰到了什么样的人,发生了什么有趣的事。要是以往,我是很愿意听她讲话的,不管她讲什么,只要能听到她的声音就好。而今天我似乎没有心思听这些,心里乱乱的,好像在等待着一场审判的到来。

临走时,她从包里拿出了这本《倾城之恋》,放到了我的手里。我的心一阵酸楚,“这是我送给她的书,如今她又还回来,也算是一种拒绝的方式吧”
我感到了心痛,钻心的痛。

回家之后,我便把这本书压在了箱子底下,没有翻过一次。而从那天之后,整整的十三年,我没有再见过她,也没有她的消息,也许她早已嫁为人妇了吧。

我小心的打开书中的泛黄的小纸条,只见上面写着“强,我的身体不大好,如果你能接受我,明天晚上老地方见”
我的脑袋轰的一下,泪水瞬间模糊了我的眼睛,“莹莹,你在哪里,你还好吗?”